云叹 lu

    昆仑山

“轰隆——”
     一声闷雷的巨响从层层堆积的乌云群中冲出,吓得山间的行人不禁颤了一下。他们抬头望了望那片早已被染成黑色的云层,狂风不时席卷过他们身旁,看这架势估摸着该有场惊人的暴雨了。
      人们裹紧衣裳想要隔绝这阵阵冷意。他们必须赶紧离开山里,天上已经开始淅淅沥沥飘雨了,如果继续在山里逗留待会儿暴雨来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忽而之间一抹身影穿插在人群中,掠过他们径直向山里走去。该人神色匆忙,引得行人频频回头看他,心中疑惑道:这人疯了吗?这马上就要下大雨了不赶紧回家还往山里走!
        “喂,这位先生!”行人忍不住出声叫住他。
         那人果然停住了脚步。但他没有回头,只是微微侧目瞥向那个叫住他的人。
        “有事?”
         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丝毫温度,整个人释放的低压气场让那位叫住他的人心下一紧,突然有些后悔叫住他。”可是出于担心他仍旧出声提醒道:“先生,这马上就要下雨了,你可不能往山里走了。山里没有躲雨的地方万一遇到危险,后果很严重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说完抬脚继续前进。
            “先生,你………”
              “轰隆————”
              又一声雷响起。
             见他完全不听劝阻,行人也没办法。算了,还是赶紧走吧,这山里没有躲雨的地方又是雷电天气真出点什么意外那可惨了。
              细雨逐渐积蓄力量变成豆大的雨珠落下,砸在林中的树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沈巍的衣服被雨淋湿,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被雨粘的模糊看不清山路。他抬手胡乱擦了下,继续向前,孤独的前行背影在雨幕中显得落寞又坚定。
             嘴里低声絮叨:“尊…你等我,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哥,救我——”耳畔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沈巍愣了一下,快速回身巡视周围。
             “尊?!”他试探性喊了一声,回应他的却只有杂乱空响的雨声。他立在雨中晃了神,他明知道是幻觉的,明知道尊已经不在了,为什么还要一遍又一遍做出愚蠢的回应。
            他呆呆的站着原地任由大雨冲刷着他,整个人跌进了记忆深渊中,跌进了那个痛苦的悬崖边………
            “哥,救我!!”被圣器围困在能量漩涡中心的夜尊伸着手对不远处的沈巍大喊。
             “弟弟?!”闻声沈巍大惊。
              沈巍抬头看了一眼早已失控的圣器,又看向被圈入能量圈的夜尊,透过能量圈沈巍看见那双盯着他的惊恐害怕的双眼。夜尊白色的身影在漩涡中无助的摇晃,摇摇欲坠的架势让沈巍心头一紧,什么都还没来得及想便冲向被困住的夜尊。
               沈巍奋力挤进那股混乱的漩涡一把抓住夜尊的手。他将夜尊用力往外拉扯,可他越用力向外拉就有一股更大的力量将夜尊向里拽。
             漩涡的能量旋绕在他手臂周围撕扯挤压着他的手臂,巨大的疼痛也让他抓住夜尊力气逐渐松动。沈巍死死盯着面前的夜尊,片刻不敢移眼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
              他害怕在不经意的眨眼瞬间眼前的人就会永远消失不见了………
               夜尊也同样的盯着他,似乎想对沈巍说些什么,但扯了扯嘴角也只是轻叫了一声:“哥哥……”
                一声呼唤飘进沈巍的耳朵里让沈巍更是害怕,因为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夜尊正从自己的手中滑脱再也抓不住了。
               “不可以,不可以!”沈巍看着夜尊疯狂的摇头,“弟弟,你不能走!你不可以丢下我!!”
                “哥………”
                沈巍拼尽全力的收紧力量握紧手中的夜尊,额头及耳根的青筋异常的鼓出跳动。他把身体向后倒,仰着头痛苦发泄大叫:“啊啊啊啊啊!!!”
                终于还是抗衡不了这强大的力量,他被弹出去狠狠砸在地上。他忙不迭翻身爬起再次跑向夜尊。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机会拉住那抹单薄的白色了,他瞪大双眼眼睁睁看着夜尊和着圣器一同消失眼前。
             沈巍无力跪倒在悬崖边,满心满眼剩下只有悲愤和自责。他不能接受,不敢相信夜尊就此消失离开他。
             他要把他找回来!
             对!找回来!他要把尊找回来!
             ……………
             于是,沈巍从那天开始便开始疯狂的穿梭在个个不同的时空搜寻夜尊的身影。丝毫不顾自己的身体是否能承受,直到一个月后他被赵云澜发现。赵云澜强行将他带会特调处关了起来。
             沈巍:“赵云澜,你放了我!”
             “赵云澜!你听到没有,我叫你放了我!”
             赵云澜看着脸色苍白几近虚脱仍嚷着要去找夜尊的沈巍,无奈叹了口气,“沈巍,你冷静一点。”
            沈巍无力地说着:“赵云澜,你放我走。就当我求你了。我要去找他,我求你了。”
            赵云澜咬牙道:“沈巍,你给我清醒一点。你这样不停的在不同的时空里来回,早晚有一天会魂飞魄散的!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沈巍冷笑道:“我不在乎,若他不在,我不会独活。”
            赵云澜见他这幅视死如归的表情,真的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也深知这样关着他不让他出去根本不是办法,沈巍定会想方设法的跑出去。低头思考了半晌,赵云澜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或许能帮到沈巍。
           赵云澜满眼无奈的望着沈巍,妥协似的摇了摇头,“你啊,怎么一牵扯到他就像变了个人,完全丧失理智。”
           “算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你这个样子。其实救夜尊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听到赵云澜的话沈巍立刻激动起来,连忙追问。
             赵云澜:“你别如此急不可耐,我只是想到有个人也许能帮到你。可我不敢保证他真就能给你什么实际的帮助啊。”
              沈巍:“没事,你快说。什么办法我都愿意试一试的!”
              赵云澜轻咳两声,“咳咳…蛇族的长老曾经跟我说过昆仑山上有一位上仙,道行极高。我想如果你找到他,或许他能帮到你。”
              昆仑山…………
              转头看现在,沈巍已经在昆仑山徘徊很久了,却始终没有发现赵云澜所说的那位上仙。
              沈巍直觉心中抓狂他甚至在想这会不会是赵云澜骗他的,或许这只是赵云澜为了让他不再寻找夜尊而编造的说辞。
              这样一想沈巍脱力的跪倒在雨中。沈巍攥紧双拳猛地捶向地面砸得积水激起四溅。
             正当沈巍在雨中低头沮丧时他突然察觉到雨滴好像并没有落到他身上,紧接着便是一阵雨被阻挡在头顶的声响。他疑惑抬头,正好对上那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的人的目光。
            来人是一位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男子,身着一袭白衣长衫,及腰长发半束在脑后,左耳鬓处带了一个银质发饰,手中撑着一把白色油纸伞。他面带微笑低头注视着沈巍,随后他伸出手示意沈巍想将他拉起来。
            沈巍借力起身看着来人问道:“请问您是?”
            来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公子便是沈巍吧。”
            “是我。”沈巍对于他口中说出自己名字感到略微吃惊,心下细想:这昆仑山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个人在他身边,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此人的靠近!这昆仑山中有这样本事的……难道是?!!
               脑中一个念头闪过,沈巍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郑重无比的问道:“您可是云澜所说的昆仑上仙?”说完沈巍安静的等着他给自己答案。
               男子轻笑,柔声言道:“称上仙实不敢当,在下公子景,公子唤我景便可。”说着他的目光扫视了沈巍一番,顿了顿继续道:“沈巍,我知你此番上山是为寻我,也知你所为何事。”
              他的话使沈巍黯淡无光的眼睛顷刻间燃起希望的光芒。沈巍忙道:“沈巍的确有事相求于您,这件事也只有您可以帮我。”
            公子景收回自己的目光,脸色严肃了几分,道:“我知道夜尊滥用圣器,导致时空撕裂,他也被卷入时空裂缝之中。”
           “所以……您可以救他吗?云澜说您有办法的对吧?”沈巍试探性的问了两句。
            “这………”
             见他有些犹豫,沈巍心沉一下可他依然坚持问道:“您告诉我救得还是救不得?”
              公子景:“自是救得。”
              沈巍又紧张了几分:“既然救得,那恳请上仙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公子景沉默片刻后在手中幻化出一只玉笛,他将玉笛向前一送,玉笛便融入空气在空中打开一道极大的虚化气门。透过气门沈巍隐隐看到一座建筑,而且这座建筑十分熟悉。
            在脑中细想后他想起他曾经去到过这个时空寻找夜尊,于是他对公子景说道:“上仙,您这是?如果是要告诉我尊在这里的话,那您可能错了。我去过这里并没有找到他。”
            公子景道:“夜尊的确是在这个时空没错,至于你没找到他是因为他躲进了宿主的身体并且封印了自己。”
             “尊,为什么要这样做?!”
              公子景:“他此时的力量要想维持形神不灭,他必须找到找到一个人类宿主寄生才能保全自己。但是他的状况已经不容他有自主意识,所以你要救他就必须在这个时空找到他的宿主将他唤醒。”
           “您的意思是我只要找到他并且唤醒他就可以把他带回来了。”
            公子景应道:“对。但我必须提醒你,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且如果你在三个月之内没有将他带回,他便会留在那个时空随宿主一同魂飞魄散。切忌强行带走,你若在他还未苏醒便将他带走他同样会形神俱灭。你想清楚了吗?”
           沈巍郑重无比的点头应道:“我不会放弃任何救他的机会,只要能救他,要我做什么都行。”
            “好,我会给你一个合适的身份,记住万不可使用异能。”话毕,公子景精力灌入掌中抬手一挥,面前的气门飞速靠近沈巍直至将他完全吞噬。“去吧,沈巍三个月后我在这里等你。”
             沈巍只觉意识浑浑噩噩,身体在无形的空间漂浮起落。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的身体渐渐稳定住,意识也恢复正常。他猝然睁开眼睛猛地翻身坐起,微微定神后他警惕的查探四周环境,屋内似乎除了他以外再无他人。他收回目光放到自己身上,从头到脚,他把自己能看到的这具躯体的地方都依次检查了个遍。
            如此看来这个身体便是上仙为他安排的身份了。沈巍在长袖中的拳暗自攥紧,内心明确且目标坚定:他必须在这个时空找到小夜将他带走。
            沈巍生来就是个性子冷静沉着的主,他仅在眨眼的时间便接受了这个无比陌生的环境和身份。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这个地方,找到对他有利的东西来帮助他寻找小夜,毕竟他的时间不多。
            于是沈巍就此开始了他的寻人大计。
           而此时这个时空的另一个地方也在悄无声息发生着些特殊的变化。
          花家府邸
          这里作为当朝大将军的府邸真是处处彰显着主人家的贵气庄严。只是最近花府内庄严氛围似乎弱了许多,府里出奇安静甚至看不到几个人,就连偶尔看到几个下人走过也皆是行色匆匆。而此时花府所有的人全部都聚集在了花府的一座庭院内,院子中房间内里里外外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人人神色担忧紧张。
           追其原因皆是出在花家二公子花无谢身上。花无谢是花将军花正坤膝下二子,在世家公子中是一位少有的性格活泼善良,亦是受尽了府中所有人的宠爱。但就是前几日花无谢与下人游园时晕倒在院中后便没有再醒来,请了许多太医问诊也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花家上下急得团团转也没找到办法。
           宽敞明亮的房间内塞满了人,房间内阁里花老夫人,花将军极其夫人儿女全都围坐在花无谢的床前。
          太医收回为花无谢号脉的手,整理药箱,慢慢站起身。
         花老夫人见他结束了为花无谢的检查,焦急问道:“太医,我孙儿如何了?”
         太医叹气摇头,“老夫人,二少爷的情况实在是太复杂。我们近日来府上的太医一起讨论过,二少爷的身体本身并无疾病,可为什么一直沉睡不醒我们真的不知是何原因。”
         “那我孙儿就这么睡下去了吗?!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花老夫人急得神色语气中满是怒气。这几天送走了多少太医又迎来了多少太医,可结果都是一样——身体没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醒。这可怎么办,她的宝贝孙儿难道就一直这么睡下去吗!
            花正坤一群人在一旁也是焦急的没边,他非常理解母亲的情绪毕竟这一大家子人的心一直悬着无法放下。
            花正坤:“你们是宫中的资历极深的老太医所以我才向皇上请旨让你们为犬子治病,倘若你们都没有办法那我们还能怎么办。”
           太医搓着手,踟躇着不知该该如何向他们解释。想了许久,许是终于想到了一个给花家交代的答案也让自己脱身的借口,他忙开口道:“花将军,花老夫人,二位勿恼。想来许是老夫忽略了什么细节,您们先暂时按我给二少爷的药方定时喂药,我这便回去与太医院的各位好好商讨一下。请容我先行告退了。”说完,他架上药箱头也不回的从人群中挤出去。
            “诶,你………”
             人还没来得及叫住就跑没影了。花老夫人气的直接从椅子上离身站起,花满天和花正坤一惊连忙伸手抚稳她。
              花正坤生怕母亲激动坏身体,赶紧劝慰道:“母亲,您莫恼。无谢这病急不得一时,我们还是遵照太医的意思先给无谢喂药稳定病情罢。”
              花满天也开口劝道:“奶奶,您别着急。来了这么多太医都对二弟的病情束手无策,看来也只能按照他们的意思先观察一下二弟的情况了。您着急不仅没用,到头来急坏身子那二弟肯定会自责的。”
              花家众人见势附和道: “是呀是呀,老祖宗,您可别急坏了身子惹二少爷心疼啊。”
              老夫人哪听得他们这些歪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她宝贝孙儿的安危。她挥开花满天和花正坤扶着她的手,心里是又气又急,“现在还有时间管我急坏了身子!我的孙儿都这么躺着一动不动几天了,你们不着急我着急。你们也别拿着他们那些无用的说辞来糊弄我老太婆,我看那都是他们为自己无用找的托辞罢了。”
             花正坤:“母亲,无谢这样大家都着急,你看看花家这一大家人这几天都在这儿守着。谁不为无谢担心?可是担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花老夫人抬眼扫了一圈这满屋子带着愁容的人,也十分了解这几天花府上下的确是为了无谢的事费神费心的。这么一想,她便也敛住心中的着急与怒火不好再发作。
               花正坤朝花满天使眼神示意,两人一同把老夫人搀扶会椅子上。怒火是平了但担忧还是在的,老夫人沉沉叹气:“无谢这病到底该怎么办?”
              无谢的母亲被花家姐妹扶着立在床头,她双眼通红,眼角噙着泪珠,看样子刚刚是哭过了。花正坤看得实在是不忍心,上前拥她入怀,柔声道:“别太过忧心了,无谢会没事的。”
             花夫人在花正坤的怀中低低抽泣了两声,又抬头看向花老夫人犹豫了一会儿慢慢说道:“老祖宗,这孩子向来无病无灾,昏迷了这么多天连太医都查不出原因,你说会不会是中了什么邪啊?”
              “中邪?!”
               老夫人楞了一下,按理说她是不会相信这等说法的,可花无谢的状态的确非常理能解释清楚。斟酌后,她觉得这种事另可信其有不可信无。她点了点头,抬头对众人道:“就再等一天,倘若明日无谢还是这般。咱们就去请个巫医来看看。”
                众人商量后一致同意了花老夫人的看法。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花无谢还是安静的躺着没有任何要苏醒的迹象,巫医自然火急火燎的带到了花府。
                巫医在花无谢床榻前大摆阵势,木质的长木桌上摆着巫医所用的烛台和器具。一通作法牵动着满屋人的视线,大家紧盯着他也紧盯着床上的花无谢,一丁点儿动静都会让他们紧张不已。
               巫医左手竖起手中桃木剑在胸前,右手拿起桌上的一道黄符点燃,在空中比划了几下转而将桃木剑放下,剑头指向花无谢,并起食指和中指迅速从剑尾滑向剑头。
               “嗯………”
                正在大家都盯着该巫医的动作时,床上一声呻吟扯回他们的的目光。花老夫人最先回头看向花无谢,看到花无谢紧蹙的眉头和努力想扭动的身体,激动地大叫道:“哎呀,我的孙儿啊!无谢,无谢,他醒了!他醒了!谢天谢地无谢他终于醒了!”
               “快,快看看无谢怎么样了?”花老夫人扑着就朝花无谢去,下人慌忙扶住她。
                花正坤们一同拥堵在床前,等了一会儿才见花无谢缓缓抬起眼帘。许是睡了太久,花无谢一时无法适应周围的环境和强烈的光芒。他眉头一皱双眼失神望着天花板,周围的人不停清唤他的名字。
              “无谢,你醒了吗?”
             “无谢,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无谢……”
                “无谢…………”
               花无谢被他们吵的有些烦了,眼神慢慢回到一个固定的点上黑色的眸子也恢复了神采和光芒。他侧身用手撑着身体挣扎着坐起来,花夫人见状立刻坐在床边伸手扶住他,“无谢,慢点啊。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跟娘说。”
             花无谢晃了晃脑袋,本想让自己稍稍清醒一下的却因为他突然大幅度的晃动而适得其反,头更疼了。无奈他只能抬手按住头来缓解疼痛。
              老夫人担心的看着他,“无谢啊,不舒服一定要给奶奶说,奶奶和大家都快担心死了。”
              花无谢眉头皱得更深了,他的目光中满是不解。环视周围一圈,他抽回自己被母亲拉住的手又往后挪了几寸,整个人呈现了一副紧张戒备的模样。
              他的样子终于让大家察觉到了异样,大家面面相觑疑惑无谢醒来后为何这般作态。
              “无谢,你………”
              “你们是谁?!”花夫人话音未落,在注目中的花无谢突然闷头给众人扔出一个不知名的问题。
                大家同时被花无谢的问题弄懵了,花正坤与花满天对视一眼心中都泛起了不详的预感。花正坤慌忙走到花无谢跟前,他对上花无谢的眼神。那闪动的眸光中再没有平日里看着父亲的亲切与敬重,紧盯着他的眼睛中剩下的只有陌生。
             花正坤意识到花无谢的身上一定出现问题了,他俯身贴近花无谢语气柔软的问道:“无谢,我是父亲。你不认识我吗?”
             他这一问大家似乎明白过来出了什么事,花夫人板正花无谢的身体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检查。她慌了,甚至连声音都有显而易见的颤抖音,“无谢,你看看娘,你不认识娘吗!” 
              花老夫人也赶忙起身走过去,“无谢啊,我是奶奶啊,你也不认识我吗?”
              花无谢眼底只有陌生茫然,他的脑中一片空白他觉得自己要说些什么可张了张嘴愣是一句完整的话都组织不完整。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眼前的一切那种熟悉的感觉隐隐告诉他自己应该是有关系的。可是………为什么他谁都不认识,他醒来的这个地方也不认识,包括他自己也不认识……
              或许花无谢也明显感受到大家的担忧和伤心,他也不禁难过起来。他犹豫了片刻后,开口问道:“我是谁?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花无谢………是我的名字吗?”
              老夫人转身看向那边的巫医,又急又担心的老夫人忍不住大声喝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谢怎么会什么都记不得了?!”
               巫医回禀道:“回老夫人,二少爷不知被什么东西附身。如今那东西已被我镇压,只需要好好修养即可。你们多让他和熟悉的人接触,或许有利二少爷记起来。”
               花无谢的老姨奶奶嫣然,轻声对老夫人劝道:“姐姐,无谢既然已经没事了就不必太过担心了。”
                花老夫人:“可是无谢这………”
                嫣然:“好了,姐姐,无谢刚醒来咱们让他好好休息吧。身体休息好了才能尽早恢复,你说是不是。”
                想了想,老夫人也觉得嫣然说的对便也不再做纠缠。朝屋内的人挥了挥手:“行了,你都出去吧。让无谢好好休息。”
                “是。”
                 熙熙攘攘涌动了片刻屋内的人尽数退出去只留下花无谢一个人在屋内发着呆。
                我到底是怎么了……………
            

评论(1)

热度(10)